古洵笌

歌词?

  花开半夏,风吹自凋零。
  人若已散,愿时光倒流。
  故人已去,手捻花一朵。
  你在何方,听风读书声。
  花海未眠晴天却已散,柔光自取海洋的湛蓝。
  泪泣何方自然的悲鸣,若有未来我愿陪着你。
  孤身一人只为向前走,携手并肩共度余此生。
  花开花落不过梦一场,梦醒时分问君在何方。
  你说曾经你朝着风儿去奔跑,只为追逐自由的方向,
  你说你不知未来在何方,想要孤身一人前去寻找。
  可是花开也是会凋零,我愿陪伴在你身边,就像凋零的花儿有风伴随入泥土,
  此生不忘。
  我想和你并肩看到那自由的未来,如今却只剩下,故人手上的花,
  你可曾知晓,我是那离不开水的鱼儿,
  缺失了氧气的我该何去何从。
  我想和你并肩在天空中翱翔,只见那花儿,一片片凋零。
  随着风,飘荡在何方。
  它会带你得到自由,散落在天涯海角。
  我会伴你到永远,共度余生地老天荒。
  (原创,非允许严禁转载)

你怎么这么傻。

  “你怎么这么傻?”
  那人第一眼见到她时,便是如此说的。
  只因她不小心从楼梯上跌落,原因是被好友从背后推了一把。
  事后她向好友讨个说法时,好友笑着答到
  “看你背影毫无防备,就忍不住推了。”
  我把后背留给你,是因为相信你,不是为了让你背叛我。
  她冷漠的想着,而后与好友断绝了关系。
  那人笑着收起了手上的笛子,轻声问道
  “你可否愿意成为我座下大弟子,安清?”
  她没有拒绝的理由,便应了下来。
  “好,那以后我便是你的师傅,安笛。”
  知道面前自称安笛的人用的是化名,所以安清也没多说什么,毕竟现在这个时代,要是用本名收徒,指不定会被人追到哪儿去。
  “师傅,您要带我去哪儿?”
  安笛微微一笑,不作言语。
  安清路上无聊,便开始观察起了安笛。
  那是一个五官都长得非常好看的人儿。
  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如此绝美的人出现,这简直是神的恩赐。
  她很喜欢笑,喜欢吃海鲜,不开心的时候会赌气不理她,喜欢逗她玩儿……
  逐渐的,安清的观察已经超出了徒弟对师傅的好奇心,转化为了世间最复杂也是最普通的情感,爱。
  她向来很温柔,对安清也很好。
  可是她从未教过安清什么,除了整日整夜的吹着曲风悠扬的笛子。
  这个地方的名字,她也从未对安清提起过。
  不过安清已经知道了,因为这里并不只有她们两个人。
  清元仙林。
  她喜欢这个地方,那么安清也就跟着她一起喜欢。
  安清逐渐察觉到了自己的情感,却并未表露出来。
  终有一日,她们的居所被人发现了。
  安清也终于知晓了这人的身份。
  现世笛仙,安笛。
  她的名字并非是化名,而是即使是本名,却也没有多少人知晓。
  她的仇家找了上来,就那么一路追杀。
  平淡清闲的生活被打破,她们就这样东奔西跑。
  安清觉得并无不好,但是安笛却很担心安清。
  “清儿,你知道吗?”
  “我好喜欢你,自从看到你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
  “我知道我们都是女儿身,是不可能在一起的,即使在一起了,也不会被认同。”
  “师傅…我…”
  安清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打断。
  “我以前天天在你面前吹奏的笛曲,已经让你拥有了和我一样的天赋。”
  “所以,你,就是下一任笛仙。”
  “你走吧,我会留在这里,尽全力掩护你。”
  安清还没来得及反抗,便被安笛一把推开。
  退出了数千米之远。
  是吗……
  这就是…笛仙的力量?
  安清没有离开,而是远观着这场战斗。
  她知道,她不能回去,否则便是辜负了师傅的心意。
  可是…
  “为何,不让我把对你的心绪也表达出来呢?”
  看着手里师傅送给自己的见面礼,安清渐渐下定了决心。
  但是,等她再冲回去时,师傅却已经倒在了地上,周围的人影也消失不见。
  ………
  “师傅,你怎么这么傻。”
  就那么认定我不会喜欢你,不会心悦于你,不会爱上你。
  如果是那样的话,那我还为什么留在你的身边。
  我喜欢你啊。
  所以,只要是为了你,我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出来。
  ………
  若干年后。
  据说,几十年前追杀前任笛仙的人,已经被现任笛仙全数灭净,即使是和他们有一点关系的人,也杳无音信了。
  据说,现任笛仙一生都没有嫁人,只是收了一个徒弟,准备把笛仙之位传承下去。
  据说,现任笛仙的笛子,是从她的师傅手上传下来的,她对那根笛子视若珍宝。
  据说,现任笛仙的名字,叫做安清笛。
  ————————end——————————

“她们的感情,最终还是没有我插足的余地啊。”
一声轻叹后,女子转过头来,望着面前的人儿。
“你有何事找我?”
“神使大人,在下乃是来自地狱的魂使,来此有一事相求。”
女子皱了皱眉,打量着这个浑身上下都穿着披风的家伙,连脸都看不到,不过出于礼貌,她还是随口问了一句
“什么事?”
“我家主子地狱之王病了,想从你这儿讨点药去。”
地狱之王…
说来地狱之王和她家神大人倒也算得上的好友关系,不过……
确实,只有神界的药能治好地狱之王的病症。
“不知神使大人意下如何?”
犹疑了一会儿,女子还是答应了她。
毕竟神大人不在时,就由她来做决定。
“那我就代地狱之王谢谢神使大人咯。”
她摆了摆手,无奈道
“谢什么谢,你我都只是顺应她们的命令,各办各事而已。”
——————————
“殿下,您的药。”
“退下吧。”
“遵命。”
地狱之王看着手中的那瓶药,有些失神。
这就是她拿过来的东西吗……
既然如此……
那也怪不得她了。

“红莲女王?”
神夜有些吃惊,这是当今地狱之王的代理者,也就是先前魂使的主人。
不知道她找自己所为何事。
“恕在下无礼,实在不知女王大人大驾光临。”
“起来吧。”
“不知女王大人找我有何事?”
红莲听到这话时,不禁挑了挑眉。
“你自己做的事情,自己都记不住了吗?”
神夜疑惑更甚,不知红莲女王究竟在说什么。
还没等神夜细想,她就落入了一个陌生的怀抱中。
“你自己送来的药,如今还想反悔不成?晚了。”
神夜这时才注意到,自己送过去的居然是spring药。
顿时脸上沾染了一片绯红。
“女王大人……?”
“若不是本王没有重病,还不知要被你这瓶药祸害多久。”
“既然你都送来了这种药,那我也来回个礼吧。”
“…女王大人?”
“药还你,你归我。”
神夜有些不知所措,但是却说不出一句拒绝的话来。
“……好。”
红莲女王笑了笑,拉起神夜的手就离开了。
也许,这是再好不过的结局了吧?
女王大人……

#残梦曲#1

四处飘散吧
那美丽的灵魂
我曾见过你的破碎
回荡在远方
如同乐器般奏出悦耳的声音
快快归来吧
我最亲爱的至亲
我仍在现实看着你啊
远方的你
可否聆听我的呼唤
来拥抱我
来守护我
用这完美的鲜血啊
献上我最忠诚的赞歌
像那飘零的花瓣一样
降落吧
降落吧
你的归宿何去何从
回归吧
回归吧
我的身体将奉献与你
四散的血肉啊
呼唤着至亲啊
在这遥远的路上啊
你何时归来啊
四散吧
你该醒了哦
以我的血液为最后的引祭
熔铸这炼狱的魔法
燃烧吧
我至亲的灵魂哟
请将她带回
陪伴在我的身边
永远的
活下去吧~